林绘然

(゜-゜)

真的没有人吃渚x凛 凛x渚的吗(゜-゜)?

无题


永井圭大魔王
第一次写文笔渣见谅

———————————————————



他审视着眼前的猎物,欣赏着完美的绳结,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抚一下贴着胶布的嘴。
中野攻此刻浑身上下被绳子紧捆,动弹不得,只能任凭玩弄。夜很静,月光透着淡淡的寒意。圭把灯关掉了,月光把他的脸衬的惨白,两颊却浮着红晕。
你最好,听话哦?
圭挑起嘴角,话语中混着淡淡的酒气,红色的瞳孔溢满暧昧,散着冰冷的光,让中野攻不寒而栗。
一把将攻按在地上,双腿骑在中野腰上,手臂压住脖子,一副邪魅的笑让攻难以呼吸。
这家伙,要干嘛?!如果不是嘴被粘住,攻绝对要骂他人渣。
圭突然躺下,从背后抱着中野,狠狠的撕掉攻嘴上的胶带。攻感觉火辣辣的疼。
干什么你个人渣!找死吗??!
中野攻终于狠狠的骂出来,用愤怒瞪大双眼。
你不需要知道的。
圭在中野耳边压低声音,透着高傲。猛的勒住攻的脖子,夹紧他的腰,眉头高挑睁大眼让血红的光四溢,像捕获猎物的猫。
永井圭你…
攻越发难以呼吸,想挣扎却动弹不得。
乖乖听话哦,中野攻同学。
永井圭向猎物耳边轻吹一口妖媚的酒气。

【攻圭圭攻】【渣文笔】梦-two

沉默。
睡觉去不要来烦我。
圭的语气充满不耐烦。
睡不着了啊,睡得着的话就不会来找你。做噩梦了超可怕。
中野攻嚼薯片的声响微微颤抖。
蛤?那家伙脑回路这么直也会做噩梦啊。圭突然有点想笑。
我梦到泉小姐用IBM把我杀了之后牵着户崎先生的手走了!
中野的声音几近哭声。
还真是,超可怕的噩梦啊。永井觉得攻越来越笨了。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笔与纸摩擦的沙沙声和着风吹树叶的节拍。

好累。
永井圭使劲揉揉疲劳的双眼,红色的眸子依旧泛着略带忧伤的深邃,只是上下眼皮不住地打架。看向中野攻,早已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靠在床沿。
切,还说自己睡不着。他鄙视而不屑,揪起一件外套扔向睡熟的人形动物。
六点整,还可以休息一个小时。圭想着,疲惫地栽倒在床上。

嗷— 中野攻打一个大大的哈欠,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件外套。
欸?永井呢?面前的椅子上空空荡荡。猛的回头,眼神里包裹着惊讶。
哈哈不是一晚上不睡吗!怎样还是忍不了瞌睡吧!
面前的少年趴在床上,脸深深陷进被子,像个疲倦到极点的小猫。攻觉得这一幕既难得又好笑,不禁笑出声,顺手掀起被子一角丢上去。
刚想拉开窗帘,发现外面阳光灿烂,砸在树叶上透出斑驳的影,细碎的银泻在小鸟的羽毛上。
还是算了,大概永井刚睡着。中野攻拿起桌上散乱的纸,作战计划竟然已经完成。
永井你,还真厉害啊…
攻嘟囔道,轻轻带上房门。

【攻圭圭攻】【渣文笔】梦- one


没有粮要饿死了

—————————————————


又是噩梦吗?
永井圭擦去额头上的汗与眼角的泪。相同的梦,已经第五次了,他叹口气。点亮手机屏幕,三点十八分。起身走向厨房,拿了冰镇果汁和薯片。
啊,户崎先生不让吃薯片呢……发凉的手停顿一下,将那包零食放了回去。稍感无力地向回走,经过了那家伙的房间,传来阵阵鼾声。他瞟着,用复杂的目光。回到房间推开门,一阵凉风拂过双腿。夏夜还是有些凉吗?他想着,打开果汁猛灌一口。
坐在桌前打开台灯,拿起笔对着散乱的纸张,他突然想起医院的妹妹。
不许胡思乱想,赶紧干正事!狠狠地掐自己一下,然而思绪却无法轻易被打断。
为什么呢?一切都变了,突然的。
两个月前,永井圭还过着家学校辅导班三点一线的生活,进行着紧张的学习。圭是学霸,无可否认。能够取得医学院模拟考试前十名的十七岁孩子,努力且高智商。发生改变的那天,一切都像平常一样,一场意外让圭及全世界人发现他是亚人,于是圭陷入捕猎与逃亡。逃亡途中佐藤找到他想拉他入伍并将他送去“教育”。之后圭发现佐藤并不能助自己过上想要的生活,便毅然放弃。
圭决定阻止佐藤还是认识中野攻之后的事,准确的说是中野攻说服了他对抗佐藤。就这点圭还是有那么一点佩服攻的,竟然能说服自己,那样的一个笨蛋。
门被推动,一个笨蛋打着瞌睡进来了。
啊你还没睡啊?真厉害,我一躺下就会睡着。
笨蛋笑着,拿着果汁和薯片。
我不吃了,会长胖。
圭冷冷地回道。使劲握了握笔继续想作战方案。
那也不能一夜不睡啊,你本来就那么虚。攻的语气稍带调侃。
啧。被这种家伙教训真不爽啊!圭的嘴角咧开,愤愤的咬着牙。
因为你是个十足的笨蛋!
切!人渣。
和他还真是,一开口就有吵架啊。本来只是想着做为朋友关心一下他,看来人渣就是人渣。攻心想。
唉,这笨蛋平常都睡的像死猪,今天却突然起来烦我,不知道作战计划还能不能完成。圭无奈。



———————————————————
今天就这样了十二点了😂大概会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