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绘然

跳坑速度堪比跳楼
虽然文风比较适合写刀子但是还是想写出甜甜的故事!
学习开车中
偶尔画画 画不好啦嘻嘻
高二长弧 填坑不定
破码字的破画画的破摄影的
超爱音乐 网易云互fo嘛?
QQ3140258251底层求扩列☆
认识你真好

忘记画黑眼圈

我错辽

主题是无主题。

⚠️柒七婴儿车

《如果惹柒哥吃醋》

车技差到翻的我哭了

《如果阿七皮了(不止)一下想在上面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呢》

⚠️婴儿车 车技辣鸡

柒七没有逆

大家晚安⭐️

⚠️柒七擦边球

第一次尝试开车就几乎失败了

车技差呜呜呜

哭了

在学校忙到 根 本 没 时 间 码 字
哭泣了
国际部的高二竟如此繁忙

开了个围脖新号

@619号室

随缘发东西

海水房间——亚麻

康纳三次方 大学生设定 汉克亲情向出现
打算写成关联度不大的小短篇合集
戳主页看之前的
ooc无脑傻dio甜甜的小日常
游戏里都那么冷冰冰了就在这里活的自然一点吧
里面出现的有关什么打工啊大学啊什么的都是胡说八道的
毕竟我还没有经历这些嘛
给弟弟们取了名字!果然还是觉得数字很不自然(900直接用了同人里经常出现的名字
60:Colin 科林
900:Constantine 康斯坦丁
可以嘛?

开始他们的另一种人生⬇️

“哥哥,‘死去的人会变成夜空中的星星看着地上的人’,虽然是这样一种毫无科学依据的说法,”康斯坦丁正在餐桌前做着作业,突然自言自语一般,不知是在问康纳还是在问空气,眼神却瞟向房间角落储物柜最上端放着的爸爸妈妈的合影。那是科林当年跟着康纳离开前从遗物里偷出来的。合影中的两人相互搂着肩膀,笑得很开心。
“嗯?怎么突然说这个?”康纳停下轰轰响的吸尘器。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爸爸妈妈看到我们现在的样子会怎么想呢。”
“不会怎么想。最多感到自豪吧!看到他们的儿子都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活下去了。”正在写论文的科林先康纳一步回答道。
“是这样。”康纳笑笑看向康斯坦丁。“爸爸妈妈肯定会那样想的。”
“但是我还不可以。”康斯坦丁的语气有些失落。
其实康纳最担心的就是这样对想法一直存在于弟弟心里,久而久之会变成压得人直不起身来的执念。
“想什么呢呆瓜?你做好你该做的事就够了。”科林表面依旧一副训斥的感觉,事实上他心里也担心弟弟啊。
康纳顿了顿,总感觉心里酸酸的。康斯坦丁如果能快点长大那是最好,可是像这样心智比身体成长的快,就十分让人心疼。那种无形的压力足以让这个孩子疲惫不堪。
“你也不用那么着急,人都是慢慢长大的。”康纳走上前去拍拍康斯坦丁的肩。已经比前几年硬朗多了嘛!
忽然,敲门声传进兄弟三个的耳朵,会是谁呢?他们这稍显破旧的小房间会有谁大白天来参观呢?
“来了…”康纳快步去开门,待他抬起头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汉克!…先生。你怎么来了??怎么知道我们住这里的???”康纳心中一瞬间涌上无数问题来,但是嘴巴和心不一样,只能一个一个表达。
“叫汉克就行了。你小子,长大了啊!”汉克用有些粗糙的手揉了一把康纳的头发,康纳顺势眯上一只眼睛。
“汉克…?!”
“汉克叔叔!”
他们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见过这位在父母过世后就几乎成为监护人的科学家了。半年?一年?也许更久。汉克是那位照看着他们兄弟三个从儿童成长为青年,再成长为成年人的父亲一样的形象。虽然谁都没有提过“父亲”“儿子”这样的字眼,但他们,无论是康纳兄弟还是老汉克,心底都是认真的,这么认为的。
“让我看看,你们两个,小混蛋和小家伙。”汉克绕过康纳,走近科林和康斯坦丁。
“汉克你什么时候才可以不再叫我小混蛋…”科林扶额。
“我也是。不再是小家伙了…”康斯坦丁显得还挺委屈。
“还真是!妈的,站起来比我都高!”汉克仰头看着康斯坦丁,有些惊讶的神情。“康纳你都喂他吃什么了?”他轻轻皱眉扭过头来问康纳。
“喂…什么啊…青春期的孩子不正是长得快的时候吗…”康纳尴尬地笑着,由于那个奇怪的动词。
“可真让人羡慕,让我也再经历一次青春期吧!”科林仰天大声说。
“你不行。你敢再来一次青春期你哥就要抑郁。”汉克的嘴炮还是那样毫不留情。“说起来你们这个房子,小是真小,不过收拾的挺整齐。”汉克走向客厅正中央站住,环顾周围。“只有两个房间?你们三个怎么睡觉?”
“比起这个,你还是先回答我们的问题吧!怎么找到这儿的?”科林尽可能把声音放温柔。
汉克挠挠后脑勺。“呀——也是问了不少人…”
“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康纳突然十分认真的说。“想来的话给我打电话就可以!随时欢迎!”他是真的担心把汉克这把老骨头累着。
“谁会那么闲天天来看你们几个小鬼…好啦现在回答我的问题吧!”汉克紧急转移话题。
“哥哥们睡那间大的,对面这间是我的。”康斯坦丁一遍指着一边说。
“你们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床?他妈的。”汉克摆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嫌弃的表情,仿佛在说着自家养的猪终于长大了结果不是去拱别人家的白菜反而相互拱起来。
“不是那样,哥哥房间的床足够大。要去看看吗?”康斯坦丁似乎理解了什么,赶忙解释道。
康纳想,弟弟好像理解了一些别的方面?
科林想,他为什么能这么快理解那个方面?
“不不不我可没兴趣看你们无法言表的房间。”汉克叔叔一脸嫌弃地摆摆手。
“其实是因为康斯坦丁青春期,觉得还是给他留私人空间比较好…”康纳赶紧控制局面,稍显尴尬地笑着。
“青春期的小鬼嘛,只有麻烦他的哥哥们忍受一下咯?”科林的语调不怀好意,笑着撇撇康斯坦丁。
“你说谁小鬼。”
“说的就是你青春期的小朋友!”
“也不知道是谁看起来更像青春期。”
“你个小子真是翅膀长硬啦?!”
汉克看着眼前突然就争执不下的科林和康斯坦丁,还有在一旁想要去制止却又找不到时机的康纳。老汉克头都大了,这三个明明就还是小孩子。
“行了行了,你们是准备当着我面打起来吗?”汉克大声说。“你们三个,真是和小时候一点没变。”
“和小时候?”康纳说。
“怎么会!多少还是变了一点吧!”科林说。
汉克低下头揉揉自己的额头,总感觉有点胃疼。
“康纳,你是看上去老妈子一样实际上经常心眼大的那个;科林是看上去没脸没皮实际上简直老妈子的那个;康斯坦丁是你们三个中表面上最冷静其实总是冷静过头简直变成木头的那个。我说的没错吧?”

把这一坨从泡泡纸里拿出来的时候心都要化了(;´༎ຶД༎ຶ`)@Par 
绝赞可爱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