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绘然

学生 三党长弧 填坑不定

【神三】伊泽和男的最后一次爱情

文笔好棒!!!

阿药:

※ 一次仿写练习


※ 文风仿照尤瑟纳尔《东方故事集》,主要参考《源氏亲王的最后一次爱情》


我说我其实本意是想写今年江苏高考作文会有人信吗


------------- 


伊泽和男的最后一次爱情


 


在和平鸽绕着从人造大洪水中重新探头的大陆飞行了三年、而电磁波里还是依然捕捉不到任何密语频段之后,曾经过着双重生活的摄影师自认为对待职责已经仁至义尽,就自己给自己签了终止卖身的协议。断线之前他以伊泽和男这个摄影师的面目示人,便决意继续顶着这样一个身份过活。伊泽和男有着无忧无虑的童年、年轻气盛却被战火侵扰的动荡青年期、和与大部分人一样在战争中丧失亲人的哀愁过去,他安享于藏身在这固定一副皮囊里的惬意,逐渐也就忘记了其他面具下的名字。


如果不是那个曼妙的影子在梦里夜访他,伊泽恐怕也就会永远忘记那些名字。他头一回见到那幻影时,幻影栖身在层层轻纱罗幕里,赤裸着皎洁身躯冲他愉快地招手。这景象透露着不详,但幻影的头发是深红色的,眼睛也是。


“你像是一点也不惊讶,”在他朝幻影走过去后,与三好一样白皙灵巧的手指划过他下垂的眼角,“也一点不害怕。”


“因为你太狡猾,”伊泽嘟哝着辩解抗议,“用这样一张皮相,就算你是塞壬我也会听从你。”


“这点你大可放心,”有着葡萄酒色眼睛的面孔柔和地朦胧起自己的轮廓,“这里没有海,即便我对你歌唱,也不会有礁石来弄沉你的船。”


幻影告诉他,出于不可言说的缘由和契机,自己能够在此驻足一千个夜晚,只要伊泽乐意,他就会戴着这副面貌来造访他一千个梦境。


共度一千个良夜自然是很好的,可是他们在梦里又能做什么呢?伊泽就这样问他。


“做你喜欢的事情,”幻影用三好的声音飘飘忽忽地说,“你要愿意,也可以让你亲吻一千个少女。”


“一千个少女!”伊泽轻轻地惊叹了一声,“还是化身为九百九十九个吧,把最后一个位置留下来。”


幻影对他坦率到恬不知耻的话语报以嗤笑,仿佛他也同样了解他的本性。伊泽在与这幻影有着相同面貌的人共事的短暂几年里,相互不止一次开荒发掘过对方的乐土。毕竟他们是在曾经被西洋传教士惊斥为淫乱蛮荒的土壤里长出来的,不消说这被基督诅咒的行径,就是更加淫靡无度的事情他们也可以做得心安理得。


实际上他们确实也放任双方与其他无须具名的生灵拥有肉体上的关系,这份共识在他们打破屏障失却距离的那一晚就已经不言而喻。在观点一致这一点上他们总是很合拍、同时却又对彼此的过分默契感到不悦。这也是很容易理解的:谁也不会喜欢自己的所思所想被别人说出来,就好像总有镜子照射出心底封锁的秘密。而对于自己喜爱的人,则既希望相互心照不宣,却又想要保有各自的神秘。关于相爱之人之间的奇思怪想,爱神也是全然束手无策的。


而且不管怎么说,他们都认为,把两个人一时兴起的结合归结于爱这个想法本身就很可笑。


但不论如何声明标榜自己对于爱的不屑,他们的爱情都比映照在窗棂上的月光还要纯洁,并且由于他们对自身的纯真过于低估盲目不见,就更加凸显了彼此的纯洁。


现在幻影要施展他的魔力来兑现他的承诺、借此来炫耀自己的能力了。他让伊泽喊出那些他自夸一亲芳泽过的名字,每天晚上挑选一个叫出来。那张脸庞分毫未改,拥吻时的感觉却变作伊泽知晓或者不知晓的某位女子的柔情风貌。伊泽就自觉仿若与那一个个不同风情又相同温柔的女性交合,香织莉莉野百合,甜腻花香浓烈,甜得像添了蜜的初乳,腻得似献祭用的脂膏。


在花名枯竭之后幻影又让他呼唤那些被他遗忘的假名,甘利神永田崎,三好真木葛西。


“啊,这可就不是少女了。”他轻叹。


“你爱着的又难道是少女吗。”幻影对他露出微笑,望着他的微笑伊泽就感到快乐。在他心头的是无上神明,神无性无欲,至深情亦至无情。神在阴与阳、生与死、虚妄与现实的一切境界之间。那么与他夜夜欢好缱绻温存的无常幻影又是什么呢?他知道的呵,他心里明白他其实一直都知道。


神失去了在人世的肉身代理,飘飘荡荡无所凭依,便辗转寻到他的荒淫梦境,委身在同他虚掷的醉生梦死里等待元神耗尽散去。这让他感受到莫大的悲哀,却又同时有着极大的欢喜,因为他钟爱的神明终究是眷顾他的。


在第一千个夜晚,幻影如约在夜梦里等待着他。


“这是最后的一夜了,”永不褪色的贞洁美人微笑着问他,“那预留下来的空位,你想要给谁?只要说出那个名字,我就满足你。”


而伊泽说不出来。他弯下腰来亲吻红发下的光洁额头、目光缥缈的吊梢眼睛、柔软薄情的艳红双唇。这些与他记忆里的一般无二、过了今夜便再不会给予他分毫怜悯的慰藉叫他颤抖起来,并在全身痉挛的可怕战栗中预见到自己一生都不会得到满足的惨烈结局:


因为在他往后无心求生却也不得情死的世界里,永远会有一个位置是空着的。因为他唯独不可能知道的就是三好真正的名字。


 




END

评论

热度(40)

  1. 林绘然阿药 转载了此文字
    文笔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