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绘然

JG雷佐三甘波 漫威最近刚入坑
学生 高中长弧 填坑不定
破码字的破画画的破摄影的
超爱音乐 网易云来fo吖
QQ3140258251

【代号D机关】刨点机关员对结城大魔王的态度x——

啊啊啊嗷嗷嗷啊啊啊啊啊jcjahcjwufj好啊妙啊

黎缜:

【以下内容出自原作、番剧、广播剧,无关部分有省略。】


1.波多野/岛野亮佑:


       (一) “就是这种时候,最容易发生意想不到的误算。有那么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浮现了在暗中啜着烟草的男人的背影,转过身来我便看清他是——我会完美地完成任务的,魔王大人!
        呵......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想办法渡过难关!这就是作为D机关间谍的骄傲!”
   
               ——《广播剧:香烟暗码》


        (二)岛野从原地慢慢地站了起来。
      岛野的双臂无力地垂在身前,向前踏出一步。
      “......开枪啊。”岛野声音低沉,毫不犹豫。
      “怎么了?这样可就瞄不准了哦。”岛野笑道,身体悠悠然地晃着,又向前迈出一步。


      回想起约翰畏怯的脸,岛野不由得微笑起来。
      真是可怜。相比是吓坏了吧。
      在约翰的眼中,岛野的身姿应该像是一头漆黑的野兽。因为那个时候,岛野是在刻意模仿结城中佐的样子。


                                      ——《误算》
【你们到底拿大魔王当啥啊x...以及——波多野以装瘸的形式,向伟大的结城魔王致敬(´・ω・`)xx——】【滑稽.GIF】


         (三)耳边响起了没有起伏的低沉声音。回过神来,惊讶地皱起眉。
       地狱使者?冥府引路人?
       不,不对。
       这令人悚然的,冷冰冰的声音,它的主人是——
       魔王。
       岛野的嘴角浮起微笑,低垂着头抬眼窥向声音的主人。
       一支蜡烛照亮了男人的侧脸。然而,修道士般黑色风帽一直遮挡到眼部,除了下巴,几乎看不清男人的长相。
        ——真是的,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吗。岛野暗自苦笑。
                                                     
                                      ——《误算》


【好想槽,波多野这么想看老父亲正脸吗→_→...】【虚着眼】


            (四)波多野:“咦?∑黑猫是魔女的使魔,跟魔王可没关系吧?”            
        「结城中佐的注视→_→.GIF」
          “吁♪~~~~”【偏头吹口哨.GIF】
     
                     ——《特别篇:黑猫约鲁的冒险》
———————————————————
P.S.话说魔王真的是“私底下的外号”吗→_→...【虚着眼】全世界都知道了吧?!【摔!】连其他法国联络员的代号都跟魔王配套起的啊!!【摔!】


2.蒲生次郎:


   (一)难道当时结城中佐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
        公园......结城中佐......就是这个,当时结城中佐......
        他想起来了。
        ——不管怎样的调查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别忘了这点。
        结城中佐说着,同时把拐杖换了手,那是毫无必要的动作。就算只是一眨眼,结城中佐也不会做不必要的动作吧?


                                      ——《幽灵》


【结城中佐斩获“迷弟的信任”x1。】【喂x】


3.神永/伊泽和男:


       (一)“结城?结城中佐......妈的,那个该死的家伙!”伊泽突然大声喊道,连珠炮似的将结城中佐臭骂了一顿。
        冷血动物。
        人肉贩子。
        拉皮条的。
        地狱使者。
        吸年轻人精气的吸血鬼。
        阴阳怪气的家伙。


【结城中佐:你尽管骂,我没猜到算我输。】【x】


       (二)马克斯中校:刚才我们没问你,你倒是嘴里不断念叨着“可恶,我被结城中佐出卖了”“结城中佐出卖了我”......被结城出卖的男人最能获得我们信任。
        伊泽紧咬着嘴唇,狠狠瞪着马克斯中校淡褐色的眼珠,以及他那右颊有一道伤疤的脸庞。
         接着他转过脸去,颓然垂首。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这段时真是笑成傻逼x——】


         (三)马克斯中校不怀好意的笑道: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犹豫着该不该背叛结城吗?你这种心情,我也不是不能体会,因为他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人。不过,你刚才自己不是说过吗?是结城先出卖你的。还有,你别忘了,你刚才已经说出了绝不能泄露的事。就算现在回去,结城也不会饶过你。你已经没有选择了。”
       伊泽就像被马克斯中校的一字一句打中般的缓缓摇头。
       沉默片刻后,伊泽深深叹了口气,朝摆在桌上的电报机缓缓伸出手......


【马克斯中校怎么一股子抢儿子的既视感xx——】


       (四)伊泽苦笑着,将书抛到桌上,横身倒向床铺。
         他决定放弃,不再思索结城中佐这个迷题的含义。
         如果结城中佐有心不让他猜出迷题,伊泽绝对猜不透。
         “他设这个迷题的用意,等时候到了,一定会明白。”


         (五)一开始结城中佐就预见到了这一切。
        “结城中佐到底是信任我,还是不信任我?”
        感觉还真是复杂。结城中佐对伊泽并没有什么信不信任的问题,他只是将伊泽当成某种特别的存在罢了。证据是......


【某种地主家可以拿来卖的傻儿子存在x——】


         (六)“真是个惊人的怪物......不,不愧是魔王。”
        伊泽坐在行驶的车子中,闭着眼睛,努力与睡意相抗的同时,脑中浮现结城中佐那幽暗的眼神。
        在歌德的诗句中,魔王以花言巧语夺走孩童的灵魂。而他的亲生父亲不管怎么极力挽留,仍旧枉然。那肯定是厉害无比的甜言蜜语。
        “我们的魔王,下次会用什么花言巧语来夺走我的灵魂?”他闭着眼,泛起苦笑。
                                   ——《鲁滨逊》


【不,魔王卖你的时候明明啥都没说。】【嘲讽脸(´・ω・`).JPG】


4.宗像(忘了对应番里哪个人了。不过可以跟最后一集对一对。)


        “三国间谍?太离谱了。”葛西耸着肩,一脸惊讶,宗像不予理会,转身面向结城中佐。
        “您怎么看?”
                                    ——《xx》
【“不理你了,我找爹去。”】【bushi】


5.仲根
    (一)拥有无法使用的能力,因心中的焦急几欲发狂。所以,他就像期待救世主降临般,对那名像恶魔般的男人充满渴望。


                                    ——《黑鸟》
【仲根对结·伯乐·城中佐说:使用我吧......】【串戏ingx】


       (二)好几个假设像水泡般浮现在脑中。倘若日本大使馆对莲水病逝的事保密,没告诉国内的话......假使结城中佐正忙着处理欧洲那起事故......如果和仲根联络的事,完全委托莲水处理的话......
       超越世上万物的结城中佐,他那张冷峻的脸——
       记忆中,人称“魔王”的那名男子的脸,正在扭曲变形形成一道漩涡,被吸进黑暗中......
                                    ——《黑鸟》
【你们D机关......个人崇拜...搞得很厉害嘛。】【滑稽x】
【魔王:伤心到变形】【滚x】
———————————————————
6.最后!隆重推出——甘利/内海脩:
 
        内海苦笑着低语,把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结城中佐的面孔驱赶到了巨大的积雨云的地方。【中佐:excuse me???】
                       ——《代号“刻耳柏洛斯”》
   
【甘利,你......真是D机关的...一股清流。】【→_→】
————————————————————


P.S.撇嘴什么的......这个中佐好可爱啊x↓!


       “......别那么贪心。”结城中佐难得会苦笑似的撇着嘴说道,“外务省坚称东边是他们的地盘。要让他们挂不住脸不是难事,但日后万一有事,可就麻烦了。”
                                    ——《黑鸟》
P.P.S.听说魔王老父亲在访谈时说比较疼爱的孩子除了三好应该就是波多野,因为很可爱。嗯...【感慨地】果然实井并不是什么“可 · 爱”的孩子啊——【滑稽.GIF】
———————————————————
       至于上述摘抄能得出啥结论么......【思索】


【结论:对魔王的敬畏程度,很有可能是跟执行任务时的幸运E程度成正比的。】【误x】【滑稽】

评论

热度(68)

  1. 林绘然黎缜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嗷嗷嗷啊啊啊啊啊jcjahcjwufj好啊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