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绘然

跳坑速度堪比跳楼
偶尔画画
高二长弧 填坑不定
破码字的破画画的破摄影的
超爱音乐 网易云速来互do
QQ3140258251底层求扩
认识你真好

【恋与漫威】Story

星爵x你
@梦浮云色🌸 的点文(甜腻腻的恋爱)
我写的还够甜腻嘛?不够了自己去吃点巧克力(bu
希望看的开心( ̄∇ ̄)(总之我写的很爽)(你这个人
(星爵真的是个好人)(真的)



⬇️



他总是喜欢讲故事给你听。一些你听来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一些有关于他的身世,他的早逝的母亲,他那个蓝皮肤的强盗父亲,他们银河护卫队的光辉事迹的故事。他沉稳而成熟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你完全无法和他那样有些玩世不恭的性格联系起来。起初你还津津有味地听着他讲你自己从未想象过的故事,但他就像个守财的地主一样,不停地翻动着那些奇珍异宝般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地讲,你已经熟识他口中故事的所有情节,但你还是喜欢听他在你耳边絮叨,所以从不打断。

你喜欢听他那沉稳而温柔的声音在你耳边絮絮叨叨地讲古老的传说一般的故事。

实在不想听的时候,你就拿一本书窝到他怀里看,他身上的肌肉似乎可以随时切换成软软的赘肉,所以窝在他怀里特别舒服,舒服到让人犯困。因为他那时讲的桥段一定都是你翻着书页都能背出来的。

“就在那时…”他头微微一歪。

“就在那时你从光的控制中清醒过来,然后把你的血缘爸爸揍了一顿,对吧?”你捏着书页扭过头去接他的话,看他露出惊讶的表情,你开心的笑了。

“你好像老爷爷一样,奎尔,还有你那古老的MP3里的300首怀旧金曲,它们和你一样。”你曾给他建议过很多遍,大家都用手机听歌了,很少有人还用那么古老的MP3。但你从不强求他,你知道那是他那个蓝皮肤父亲最后送他的礼物。正如你从不打断他一遍遍讲老故事,因为你知道那些回忆,同他的MP3以及里面的三百首歌一样令他珍视。

“也许说明我就是那个被时代珍藏的男人?”他揉揉你的头发,搂住你的腰,看着你被他逗笑:“那么,要来一起听听闪闪发光的星爵的古老的音乐播放器里的怀旧金曲吗?”他拿下一只耳机,在你眼前晃了晃,轻轻塞进你耳朵里。旋律进入你耳道的一瞬间,你产生了一种你和他穿着华丽的礼服置身铺满红毯的舞厅中的恍然,随即消散,清醒地发现你现在只是窝在他的怀里,你们坐在洒满午后阳光的阳台。

“我看累了,要你给我读,刚好替换掉那些古老的故事,让我听听你给我讲别的。”你把书往后递。

他接过书,看了一眼书名。“噢,这不比我的故事还古老?”他笑了,露出一点点嫌弃的表情后一只手又环上你的腰。“看到哪了?”

“一百八十五页第七行。”你不看他,又往他怀里窝了窝,头靠在他锁骨下面的位置,两人的衣物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他用极慢的语速读着,像每天的夜间电台一般,那种平静而温暖的讲故事的语气常能抚慰人心,好像你耳边正播放的歌曲。

他无论讲什么故事给你听,用的都是那种语气。

无论是初到伊戈的兴奋,还是失去勇度的痛苦。

他讲给你听,都是那么平静。

平静到让人深感悲伤。

他用平静却不乏起伏的语气给你读着你的小说,耳机里的歌播放了一首又一首。

“彼得。”你突然叫他。

“怎么了?”他停下念书。

“…如果你当初真的是个半神,为什么不成为神?这是很多人都渴望的东西吧,我觉得。”你扭过头去问他,其实这个问题在你第一次听他讲这个故事时就产生了,只是一直被你憋在心里。

他先是惊讶,随即闭上眼睛,低下头轻轻笑了。“那么我问你,你当初已经获得了出国深造的机会,为什么还要留下来?”他捏了一下你的脸颊,看着你的眼睛。

你把眼睛撇下去,你不善言辞,不怎么外放地表达对他的爱意。但你深知你爱他,他也同样爱你。

“…可能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某些…心照不宣的东西?”他自言自语替你回答道。

“…我当初要是出国了岂不是就没法和你在一起…”你的声音小到几乎自己都听不清,低着头嘟囔着。

“果然我们是一样的!”奎尔突然提高音量,然后又压低,凑近你耳边:

“我当初若是成了神,岂不是再也遇见不了你。”

你耳根泛红,你自己看不见。

“…继续给我念书吧!”你把脸埋进他怀里。他看得出来你害羞了,只轻笑两声,又继续给你念书。

你渐渐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一场梦。

他造了一架飞机,你们戴上飞行员帽子,他带你一起飞上蓝天,飞过云海,飞进遥远的星河。

你见到了他的那些银河护卫队里的朋友,包括你最喜欢的可爱的小兔子。

你见到了正嘻嘻笑着的头顶有个红色鳍的蓝皮肤强盗,但他的笑是那么温暖。

你回过头,想要告诉奎尔你看到了他的父亲。你看到奎尔也正站在你身后,腰上别了随身听和一副黄色耳罩。他正褪去面具,向你张开双臂。他的笑容里透出阳光。

星爵停下读书。他发现他怀里这个小女孩睡着了。

趴在他怀里,平静的温馨的进入梦乡。

也许对于她来说,如同“我永远爱你”,梦境也是一种暂时实现永恒的方式吧。他这么想着,把你抱起来。

“我永远爱你。”

评论(1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