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绘然

学生 高一长弧 填坑不定

【高绿】Tap On The Glass


(bgm是Owl City的Waving Through A Window
(bgm是Owl City的Waving Through A Window
(bgm是Owl City的Waving Through A Window
(版权限制弄不了(不会弄)超链接,自己去找一下听吧抱歉
(对不起我第一次尝试给文章加bgm有点激动(其实也是我的脑洞来源hhh(拜托请一定一定听着bgm看(我自己这样看感觉效果拔群(只是我自己感觉(bgm好像有点短没关系循环一下就好了(没错我是趁机来安利歌的hhh

(文笔渣逻辑渣人物ooc(视角转换频繁(错拼错字错语法啥的若果有的话真的抱歉(有意见或者建议可以在评论区说或者私信哦(这里第一次写黑篮的文呢(是的这里补番刚入坑(其实我动画还没看完(这样就写文会不会有有点不负责任(好紧张

(对不起我说的太多了下面正文


————————————————————————


----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


#Takao

初冬的傍晚,夜色已携群星笼罩大地,空气也有了寒意,悄悄卷走人们身体的温热。街道灯火阑珊,店铺内人们的交谈声与笑声混融。我捧着刚刚买的热咖啡,和小真走在回家的路上,杯口的热气凝结成淡淡的白雾后飘散。小真和我并肩,因为两只手端着幸运物,他没有买咖啡。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沉默的走着。

“...你今天、很安静啊。”小真试图打破沉默。这话听着像对我的夸奖?

“嗯?哈哈哈小真是觉得我不吭声就很不习惯吗?想听我说话就直说嘛,干嘛搞得夸我安静一样。”

“才没有!当然你越安静越好!”我不禁发笑,果然小真还是这么不坦诚。

我不回头,用鹰之眼就可以看到他推了一下眼镜去掩盖神色的傲娇。

我们走上天桥,我家就在天桥后的第二个路口。我仰头看着小真,微风拂起他的几缕头发,发丝被闪烁的灯光染上金色,碧绿的眼睛中是不变的直视前方的认真与正直,还映着我的脸。

“…你一直看我干嘛?”他不解的转过头。

我回过神来。

“啊看看怎么了?你好看啊!真是的—明明是个这么高的大男人却长得比女生还精致,我这种大老粗完全没法比啊—”我笑着回答道。

“长得精致?!高尾你用的什么鬼形容词…国语没学好吧你?”小真听了我的一番感慨有点炸毛。

“啊啊比我高比我帅我好不甘心啊—”我故意打趣儿。

“呃够了…说实话你也不错…我可不是在夸你!”小真愤愤的目光从我身上游离开。

我一下来了劲。“啥?!我也不错?!哇哪里不错啊快快快小真快夸夸我我很想知道的!”

“你…”小真的目光继续乱转。“176吧是正常身高,不算低…长的…男生当中还算帅,发色也比我的正常很多,比我会说话,球打得也不错…”

我真的没想到小真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哇啊小真太好了要把我夸上天了!不过什么叫'还算帅'啊,是超级帅好不好!”他难得坦诚一回,我要高兴坏了。

“这么夸张我可说不出口。总之是你让我夸你的,就当作拉板车的感谢了。”绿眼睛嫌弃地瞪了我一眼。

我们下了天桥,站在路口等红灯。说起来今天我没有拉板车,因为今天猜拳小真输了,真是百年不遇。疾行的车开过荡起一阵凉风,小真裹了裹紧校服外套。

#Midorima

“喝么?还是热的。”高尾笑着把咖啡递给我。他的虹膜是蓝灰色,属于冷色调,目光却很温暖。

“哦,好啊。谢谢。”我愣了一下,接过来咖啡。

“和我还说什么谢谢啊。哈哈哈小真就是这样很可爱啊!”他好像在捉弄我一样大笑起来。他笑的样子也很温暖,有阳光的感觉,比我这张扑克脸好得多。所以说,他不错。

“‘可爱’可不是用来形容男生的词。”有时语言方面我确实很嫌弃他。

“好好好我知道啦!”高尾收敛了笑容。我们穿过路口,这条路两边都是高大的阔叶落叶树,在夏季绿叶会将正片天空铺满。此时已是初冬,树上只剩零星几片枯叶,反射着路灯柔和的黄光,就像是星空的点缀。

“吶小真。”高尾突然叫我。

“又怎么了你?”我觉得他又要开始烦人了。

“…你以后…还会打篮球吗?我的意思是…你会一直…把篮球打下去么?”

高尾突然认真起来,面容变得严肃,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听到这个问题我有些吃惊,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其实我早就想过自己将来的发展方向,比起职业球员,做医生的可能性更大,前途也更光明稳定。

“我…不知道。也许…不会吧…我想说,我不确定…”我觉得怎么回答都不合适,我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意思。实际上是会还是不会,我真的不知道。

“啊这样啊…原来小真也有可能不再打篮球啊。”高尾的语气很明显低沉,对我的答复有些失望吧。

“我…高尾我…这个问题我没有认真考虑过…对不起。”我不知道该如何化解现在的尴尬,觉得自己刚刚的回答太随意了。

“…嗨呀道什么歉啊小真,你太认真啦!”高尾揉着头发,对我咧着嘴笑。“我到家啦,回去喽!明天早上板车等你~”他笑着摆摆手,转身跑向路边的房屋。

“…嗯,我等着。”我目送他的背影,不知为何想要微笑。

继续向前走,脑中却一遍遍重复着那个问题。是否会继续打篮球,我是否会继续打篮球?篮球对我的意义是什么?我认为我喜欢篮球。但我真的、每时每刻都喜欢篮球吗?大家都尊我为“三分神射手”,虽然我只是尽人事听天命,但是获得这些赞赏的时候,心里又有说不清的、神奇的快感。也许打篮球,只是我满足虚荣、挣得成绩的方式?我不敢再想下去,这个问题,再想也只是折磨内心,只会增生自我怀疑,从来没有什么实际结果。我应该做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仅此而已。

到家了,我掏钥匙正准备开门。

“小——真——小——真——”身后传来了喊声,这音色莫非是…

我扭头一看,高尾和成!

这家伙,怎么追过来了???

#Takao

“呼——”追小真到他家门口,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忍不住把手臂搭在小真肩膀上作为支撑。

小真不知道为啥震惊得不行,心情全写脸上了,瞪大眼睛看着我。“你你你追过来干嘛???你不是回家了么高尾?!”

他这么震惊是几个意思啊?!“…噗哈哈哈哈哈哈小真你这副表情干嘛啊哈哈哈…”我实在忍不住了,放声大笑。

小真依旧一脸震惊。“…你你先别笑,回答我你为什么过来?”

我有些难为情。“好好好我不笑了。其实吧,我没带钥匙…”总之我对此是感到抱歉的。

“啥?你怎么连钥匙都能忘带?所以呢,想怎样?”我看到他额头上出现了几个十字路口。

我低下头拽着小真的袖子。“…我可不可以,今晚留在小真家?”

“…哈?留在我家?”这语气听着是既震惊又愤怒了。

但是小真的态度很快软下来。

“也不是不行…但是我家没有客房因为平时不邀请什么客人来…”

听到他的回答,我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啊!这好办啊!”我大声说。“睡在小真房间就好啦!我不介意哦~”

小真的态度马上强硬了,额头上的十字路口再次出现。“睡我房间?你想得美啊?!”

“我就是想得超美—”我故意拉长音调。

“你…你爸妈呢?”

“旅游了…”

“…你妹呢?”

“跟着一块去了…”

小真已经一脸无奈了。

“你还真是…可怜…”

“嘿嘿是吧!”有戏有戏!“小真你这么善良就快来救救面前这个可怜的无家可归的孩子吧?”我抬头看着小真,笑起来。

“…你可怜吗?你孩子吗?真是受不了你…进来吧。我只是为了证明我的善良!”小真边开门,边嫌弃着转过脸去。

#Midolima

“诶小真家也没有人啊!”高尾突然笑得很嘲讽。

为了防止他吵闹我只有回答他。“爸妈一个出差一个夜班,妹妹住校。”

“噢这样啊…小真也真可怜啊…”

“我哪可怜?!”

高尾毫不见外地半躺在沙发上,我坐在了沙发的拐角,戴上耳机开始听歌,总算是可以安静一会。

一段沉默后,高尾突然说了话。“…小真如果哪天不打篮球了的话,我应该也不打了。”他打破了沉默,说的内容却让我始料未及。

我有点怀疑自己的听力,我的意思是,我很震惊。“你刚刚、说什么?”

高尾搓着双手,微笑着看向地面。“小真如果哪天不打篮球了的话,我应该也不打了。”他一字不落重复了一遍,脸颊红扑扑的,是热咖啡的缘故吗?

“为什么?”就像投篮未进,我的心里开始泛酸。

高尾看向我,依然笑着。“…因为,我是影子。小真是光的话,我就是小真的影子。如果没有光的话,也不会有影子。”

愤怒、不解、疑问…各种情绪一齐涌上心头。

“这是什么道理?你自己也可以打篮球啊!我们不也是从高中才开始合作的吗?!你说的好像离了我就没法打球一样!”我冲他失态地喊着。

“嘛嘛小真别生气…”高尾见我瞪着看他,赶紧放软了语气。“你听我说嘛,你好好听我说。我是小真的影子,我的水平远不及小真,没办法独当一面。'因为我,队伍输了比赛'这种事,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做。小真是球场上的光,我是影子,我要做的就是为小真创造更多进球的机会…或者说,所有队员都是,都是围绕小真打球的…”他依旧笑着,笑得越发温暖。可这幅表情、这些话所表达的情感,是我无法完全体味的复杂。因为我太强大,让他感到自卑吗?

我只觉得不敢看他。“…你一直…都这样想吗…”

“嗯。我觉得在打球这件事上,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

他从哪学的这种话?!“哈?你这话又是哪学的?!”

高尾脸上居然表现出几分羞涩。“呀啊这都被小真发现了!哈哈我从书上看来的。”他揉着头发,样子又开始不正经。

“话是这样说,可是做小真的影子压力真的好大。没有遇到小真之前,我一直认为我有鹰之眼就很无敌。因为可以看到全场的情况,对手队友想干什么都了解的一清二楚,我从来没输过,当时我觉得打球是一件很放松很享受的事。遇见小真之后,我发现我应该帮小真赢更多球。因为可以看清全场的情况,大家都承认我的实力…但正是因为全场都一览无遗,我总是害怕错失了任何一个传球给小真的机会,害怕自己拖了后腿…所以球越打越保守…虽然看上去很厉害,其实心里要害怕死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就像是在一间玻璃房间里,脚下只有薄薄一层,却要求你在上面文文地走…甚至是跳舞…一样…哈哈哈真抱歉我说的太过分了,小真你不用放在心上的!”他是那样放肆地笑着,我的心里却五味杂陈。

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啊…笨蛋。原来他是…一直全部为我考虑吗。

这家伙,内心比外表复杂得多啊!我不知接下来改从何说起,不知为何竟到感羞愧…或是说,自愧不如?

#Takao

小真低着头,脸很红,沉默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

“…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使劲憋笑,他这副样子是什么啊?!“因为你是得分手啊王牌大人!不帮你帮谁…哈哈哈哈哈哈你是害羞了么哈哈哈脸红个屁啊!”憋不住了。

小真一下炸了毛,脸更红了。“你够了高尾!想死么?!”没错他这幅样子是我预料到的。

#Midorima
高尾侧着脸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也可能是因为,小真太可爱了我比较喜欢小真吧!”这家伙一脸猥琐的笑。

#Takao

小真冲过来一把按下我的头。“给你说过了‘可爱’不是用来形容男生的词…还有‘喜欢’是什么鬼啊?!”

“呀啊今晚我睡哪呢—?”我大喊着。“说好了睡小真房间的哦—”

然后头上又挨了一拳…好软的一拳?

“你做梦!!!”

#Midorima

窗外的黑夜静谧依旧,月华如练,洒落地面如一潭潭空明的池水。

今天晚上还是思考了很多没有实际作用的问题啊…真是的,我应该做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才对。

今晚留在我家的这个生物真的很烦,现在还在闹。我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吧,毕竟他那么吵,还总喜欢来烦我,还那么无聊…天真的无聊…没有办法啊,赶也赶不走,大概想忘也忘不了…

每天都有看星座占卜、指甲保养得很好,左手掺了绷带、幸运物完好…我人事已尽,也许这就是天命吧。

等等…

“你今天晚上住我家明天早上的板车怎么办?!”


————————————————————————


*摘自(英)克莱尔•麦克福尔《摆渡人》